victory or free

这里ravf
主要吃雷安,激进雷吹,安吹
雷安雷,安雷安可以接受
(注:除雷安外,支持雷左,安左)
其他cp没有特别喜好

请求

乌源流窨:

真的难受


安妮的橙子猫:



虽然感觉是没什么希望




阿語:







该反馈该抱怨我也都干了……真的。
这次更新,确确实实很让人失望。








空桑:















请求
















请求大家帮帮忙,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,这次lof 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,还影响重大,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,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!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,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!
















大家三次都忙,萌CP都是用爱发电,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,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,但还要因为Lof 的原因,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,这就很悲催了。所以在此呼吁一下,请各位读者老爷,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,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,关爱己圈,人人有责。
















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,一块最新,一块最热。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,一进到tag,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,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。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?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?
















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?
















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,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?
















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,能分出哪些合胃口,哪些不合胃口,今天更新多少,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。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,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??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??
















还弄个24小时榜,周榜,半天就划到底了,那些用心产出,粮食质量高,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?
















另外,据说(看到有人反映,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)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。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,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,至少微博是这样(摊手)
















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,一视同仁,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,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,整齐的最新粮食,而不是最热。
















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,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。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,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,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,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?
















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,保持自己的特色,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,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,谢谢。
















 @LOFTER小秘书 












【雷安】各安一方

贵族雷x神父安
ooc有
灵感来自《哈佛家训》
对那个时代完全不了解,若有bug请不用要介意。
1

“那个,请问......”有着茶色头发的清俊青年稍稍喘着气,一路的小跑让他无法一口气说完想说的内容。对面修女打扮的女孩笑了笑,道:“安先生,您不用这么着急的,下次您的信到了,我可以送到您房间里去。”说着,修女从收放信件的盒子中拿出一纸书信递给青年。青年腼腆地微笑着致谢,拿着信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回到自己的房间后,青年迫不及待地打开信封。展开信纸,潇洒的字迹映入眼帘:致安迷修.......

安迷修是个孤儿,从小被师父收养长大。安迷修十分敬爱他的师父——那位慈祥和蔼的老神父总有一种使人平静的魔力。在师父去世后,安迷修便成为了新的神父。
安迷修是个安于现状的人,每天倾听他人的祈祷,打理花草,闲暇时看看书,这都使安迷修满足。最近,他跟以前不一样了,他有了新的“爱好”——等待一个人的信。安迷修也不记得这种情况是什么时候开始的,一开始安迷修只是为了不让对方失望才写了回信,后来就演变成了每日期待对方的来信。
“请问神父在吗?”一句询问随着敲门声传进安迷修的耳朵。安迷修起身开门,门外站着的是士兵模样的男子。见到对方安迷修才想起来,今天是为奴隶讲圣经的日子。“我明白了。”安迷修说着,理了理衣衫就随着士兵到了关押奴隶的地方。
这些被关押的奴隶一般是祖辈犯下罪孽的人,他们两人一组每天劳作,若有一人逃跑,另一人则要被处死。多么残忍啊。安迷修一边颂读圣经一边这么想着。先辈的错就必须由后人承担吗?

等到安迷修回到教堂时,修女将一枚镶着紫色宝石的戒指给了安迷修。看着安迷修疑惑的神情,修女解释道这是今天跟着信一起寄来的,信已经放到安迷修房间里了。安迷修将疑惑压到心底,看起那封信——他想信中一定会有答案。

致安迷修:
我将跟我配对的戒指给你了。明天在第一声钟声敲响之前去里斯广场,我们见一面吧。记得戴上它。
Ray

这封信一如既往的没有敬语、问候,措辞方式也是往常的肆意,就连内容也是如以前一般简短。可安迷修却忍不住面红耳赤........要知道配对的戒指一般都是给伴侣的。而且,这是对方第一次提出要见面。
安迷修喜欢对方这是他自己也无法理解的,就像不知道什么期待对方的来信一样,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对方深深的吸引了,明明对方的处事风格与安迷修的几乎完全相反。

正因为我们如此不同,我才会被你所吸引。


2

墨发青年在空旷的广场上不断踱步,这是他第一次起这么早——为了一个约定。就这样过了片刻之后,青年听到了另一个脚步声。青年盯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,一丝紫色的光透过清晨的薄雾射入青年同色的眼眸。青年勾起了唇,道:“你来了。“

雷狮拥有显赫的家世,在过了十八年的贵族生活后,他彻底厌烦了这样迂腐又无趣的生活。他想离开这儿,去那无边的大海上徜徉,可有一件事使他停下脚步——他大概看到了天使。青年正专心聆听着一位女士的祈祷,嘴角挂着温暖人心的微笑,低垂的睫毛像一层轻柔的帘——虚虚掩住那双海洋绿的漂亮眸子。他看上去有些单薄,阳光穿过彩色玻璃照在他身上,绚丽的色彩使他看起来更加鲜活。这是与自己完全不同的人,雷狮在偶然经过教堂时是这么想的。
在那儿之后,雷狮的梦中第一次反复出现了一个人——说是一个人也不准确,雷狮只是在梦中不断溺沉在带着一抹绿色的海洋中。

接下来就有了互相致信,相约见面的事。


3

安迷修看到雷狮后很惊讶——他知道他,这个国家没有人不认得他,没有人不认得这么出色、却又这么肆意妄为的他。安迷修一开始甚至觉得自己是走错地方了,不然怎么可能会见到雷狮。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墨发青年抱住了他,轻轻亲吻他的耳廓,并低语着:“安迷修........”
安迷修瞬间僵住,他低头看向对方的左手——与自己收到的那枚十分相似的戒指正环在那人修长的手指上。安迷修渐渐放松下来,说实话被喜欢的人抱住他很开心,但......安迷修猛地推开雷狮。

这是神所不允许的。安迷修脸上露出苍白惨淡的笑容。


4

雷狮被推开时是有些恼火的,但他看到安迷修的表情时,他一下子消火了。对方脆弱的样子让他的心头一颤。雷狮想问问安迷修怎么了,但他张口时嗓子干涩的可怕,他发不出一点声音。安迷修走上前搂住雷狮,点起脚尖在雷狮眼角落下一个像蝴蝶般轻柔的吻。
雷狮愣住了,清晨的低温和体内的不断上升的热度互相冲突,这让他的思绪一塌糊涂。

安迷修走了。雷狮在钟声敲响时意识到了这一点。


5

安迷修回到房间蒙在被子里,感情与信仰的激烈碰撞使他喘不过气来。

他们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给对方写信了。安迷修对于没再收到雷狮的信并不感意外。他认为雷狮就算在惊世骇俗也不会跟一个男人在一起,在那天初见面的冲动消散后,应该也会意识到这样对自己只有弊端。
雷狮应该会这么想,雷狮一定会这么想。安迷修希望雷狮这么想。他不想因为自己毁了雷狮还漫长的一生。

安迷修思索再三,最终决定最后给雷狮写一封信——断绝来往的信。


6

“请问神父在吗?”熟悉的男声准时响起,又到日子了。安迷修走进关押区时感到气氛和往常不一样了,变得更躁动不安、慌乱。
突然,一个男人涕泗横流的抱住安迷修的腿,不断祈求道:“救救我,神父大人......我,我不想死啊!求求你,我不想死......”安迷修渐渐了解了情况,这个男人的搭档逃跑了。
“等一下,别杀这个男人。”安迷修走到押送的士兵面前——
“我来替他死。”
安迷修被押上了处刑台。

下令的官员似乎有些疑惑,道:“尊敬的神父,您为什么要替这样的奴隶死呢?”安迷修笑了笑,回答得很快:“我是神父啊,我不能让一个人的祈祷落空。”
“啊,多么高尚的人啊。您一定很爱人类吧?”官员继续说道。这下安迷修沉吟了一会儿才回答:“不,我爱上帝,爱人类太痛苦了。”在这一瞬间,安迷修眼前仿佛掠过一颗紫色的星。

安迷修在几日后将被处斩。


7

“雷狮大人,有人给您来信了。”年迈的管家将信封递给雷狮,雷狮伸了个懒腰,接过信封。
这些天太忙了,完全没空给安迷修写信。不过那天......他大概是没想到送他戒指的是个男人吧。雷狮将信封翻到背面——上面写着一个月前的日期,因为大雨的缘故,信到的日期被延期的太严重了。
雷狮有些期待的拆信封,想着安迷修会怎么说。

下次见面时绝对不会让他再次逃掉的。雷狮似乎是想到了对方的反应,笑了笑。


信封拆开了。




@顾凉Lost  多谢你的督促,来艾特你一下

【雷安】mistake

看电影《天才瑞普利》有的脑洞
可能有点ooc
不喜勿喷



安迷修是在医院中醒来的,身体上的钝痛使他本就模糊不清的思绪更加混乱。他试图一点点回想最近发生的事——他需要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是现在这副模样。

安迷修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,他身边的一切都是平凡无奇的——除了他自己。自从安迷修学会读写之后,他在模仿他人的笔迹、声音展现出了卓越的天赋,仿佛他是为此而生的。小时候安迷修以此为豪,可随着年龄的增长,他渐渐发现了只会模仿他人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。就这样,在安迷修的刻意隐藏下,这件事成了仅存在于过去的过去,被时间抹去在人们脑海中的痕迹……
大学毕业不久的安迷修正面临着所有毕业生都要面对的问题,就业。在品学兼优的安迷修的不懈努力下,他收到了第一份面试通知书。
接下来的发展应该就是毕业于名牌大学的安迷修被录用,自此安迷修开始在职场上奋斗。可是上帝貌似不想让安迷修这样平庸下去,他选了一种极端的方式来改变——
伴随着车轮急刹车时刺耳的声音,安迷修的躯体重重倒在了地面上,绚丽的血花逐渐绽放开来。

“哟,你醒了啊。”安迷修抬眼看这个声音的主人。那人介于少年于青年中间,墨色的发,紫水晶般的瞳,皮肤如骨瓷白皙,精致的脸上还挂着恶劣的笑容。如同太阳一般耀眼、引人注目,是个天生的领导者。
“你是.....?”许久未进水的嗓子发出喑哑的声音,安迷修因为喉咙的刺痛微微蹙了蹙眉。青年挑了挑眉,随便在病房里找了个地方坐下道:“雷狮。”“那你......”安迷修正欲开口就被雷狮打断了,“送你来医院的人是我。当然,撞你的人也是我。”
安迷修一下子愣住了,他没有想到雷狮是撞他的人,更没想到他就这么毫不掩饰地说出来了。就在他发愣的时间里,雷狮不知从哪拿出了几页子纸开始读。等到雷狮快读完了安迷修才反应过来,惊呼出声:“这不是我的资料吗,雷.....先生您怎么会有这些的?”
雷狮没有回答安迷修的问题,只是说:“安迷修,来我家工作吗?待遇会比发给你面试通知单的公司更好。”
安迷修的大脑继续死机了,他当时唯一想到的不是对陌生人的不信任、对撞自己的人的不满......而是,对哦我还得找工作。
“所以说安迷修你来不来?”雷狮的语气中有明显的不耐烦,“嗯,来啊。”反正自己一穷二白,父母也在几年前病逝,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不是吗?

“雷狮,谢谢你啊。”安迷修有些腼腆地笑着说。在他出院不久后雷狮就带他去了工作的地方——雷狮家。一开始安迷修看到那几层楼高的欧式小别墅还吃了一惊,现在已经完全习惯了。安迷修的工作说是雷狮家的执事,但实质上就是雷狮的保姆——一天到晚跟在雷狮后面替他收拾烂摊子。但不得不说,安迷修在雷狮身边看到了许多他原本看不到的东西。他的确过得很开心。
雷狮似乎不习惯安迷修这种温柔的语气,撇撇嘴打开给安迷修准备的客房的落地窗,任由风掠过发尾。很美,安迷修想。
“安迷修,今晚地下酒吧你会来吧?”雷狮虽说是询问的句式,可语气中带着的却是对方不会拒绝的自信。安迷修点了下头,算是答应了。
“雷狮。”安迷修叫了雷狮的名字,不过不是用往常那清亮的嗓音,而是被尼古丁熏过的慵懒还带着不容置疑的狂傲——那是雷狮的声音。“你.......”雷狮似是有些惊讶,两三秒后雷狮独有的笑声响起。随之而来的还有这样一句话:“安迷修,你真是太有趣了。”“有趣?”安迷修问。“我知道,我知道你会。但不是已经不想模仿了吗,还是说已经不在乎了?”雷狮笑道。安迷修有些后悔,是啊,他连自己的资料都有,怎么可能不知道。本来还想让雷狮吃惊的安迷修一下子蔫了,“不过——如果说是为了我才这么做的,我还是挺开心的。”雷狮笑得张扬肆意,安迷修被那抹亮色迷了眼。

这个世界上好看的脸蛋太多,有趣的灵魂太少。——王尔德

在酒吧里,雷狮邀请了各式各样的人,每个人都除去白天的伪装,在夜里尽情释放自我。安迷修刚进来不久就被雷狮拉上了舞台和他共唱。台上只有一个立式话筒,要想一起唱两个人必须离得很近。太近了,安迷修想。他甚至可以看清雷狮的每一根眼睫毛。对方口中喷出的气息带着丝丝酒气,安迷修只觉得大脑温度不断上升个。他不明白,此时自己加快的心跳到底是因为什么。
一首歌很快就结束了,玩得太嗨的雷狮在底下人鼓掌时在安迷修脸上亲了一下。安迷修感觉自己喝了一整瓶高浓度酒精饮料,脸仿佛要烧着了一样。

安迷修的生物钟一直很准时,当他醒来时雷狮还赖在床上。昨晚真的是酒喝太多了,安迷修一边揉揉胀痛的头一边掀开被子。掀开被子的瞬间他愣了愣,雷狮睡在他旁边。虽说醉酒后与雷狮同床共枕的次数并不在少数,但安迷修还是第一次这么近仔细打量这个人。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他都像上帝所创造的艺术品,没有一丝瑕疵。当安迷修视线移到那浅色的唇时,他不由自主地凑近吻了雷狮,只是蜻蜓点水的一下,立刻就移开了。
安迷修捂住狂跳不止的心脏,他知道,自己喜欢上雷狮了。洗漱的时候,安迷修满脑子都是这件事,计算他不想承认也没办法,他被雷狮吸引了。但安迷修也知道这种感情是不被允许的,既然这样只要不被发现就好了,自己只要能呆在雷狮身边就好了。

就这样安迷修在雷狮家了呆了半年,今天是雷狮的生日,雷狮计划和一群人在一艘游艇庆祝。安迷修也被邀请了。在游艇上,有帕洛斯、佩利,卡米尔,雷狮和安迷修,几个人钓鱼、潜水、嬉闹玩得不亦乐乎。很快就到了傍晚,雷狮突然对安迷修说:“安迷修,我记得你除了能模仿人的声音以外还能模仿他人的字迹对吧?让我看看怎么样?”安迷修沉吟片刻道:“雷狮你真想看?那你给我写一段话吧。”雷狮蹙了蹙眉,还是拿过旁边的纸写了起来。就在雷狮快写完时,安迷修的声音又从旁边响起:“还得有签名。”虽然不情愿,雷狮还是照做了。
安迷修拿起纸,细细端详了一会,笑道:“这还真是有你风格的字迹啊。”拿起另一张纸写了起来。“给。”安迷修写完后递给雷狮,雷狮拿起两张纸开始对比——两边的字迹风格、起笔落笔的力度还有一些写字的小习惯,任谁看了都会说这是一个人写的甚至是复印机复印出来的。“安迷修你果然很有趣。”雷狮兴致勃勃地比较两张纸上的字迹。看着雷狮的侧脸,安迷修想他一定被命运所宠爱着。

我设想所有迷人的人都是被溺爱的,这是他们吸引力的秘密。——王尔德

第二天,当安迷修醒来时,他发现雷狮他们已经离开游艇了。安迷修回想着,雷狮好像说今天要去海滩上来着,记得他还邀请了自己。不过现在是.......“安哥,你醒了。”安迷修回过头看向说话的人,是卡米尔。安迷修想问问其他人去哪了,卡米尔似乎猜到安迷修的想法,先一步开口道:“大哥他们已经去海滩了,我不太喜欢阳光就留下来了。”那我呢?安迷修想问,但他没有说出口——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:他被雷狮遗忘了。
卡米尔看着安迷修有些低沉的样子,似是看不下去就开了口:“当大哥真心对你时,你就好像得到了全世界。这就是为什么他身边有许多人的原因。但他也有缺点,他时常会忘记与他人的约定,安哥不要太在意。”安迷修点了点头,示意自己知道了。他凝视着波光粼粼的海面,心想:卡米尔,你漏了一句话——当他遗忘你时你就好像失去了全世界。

任何地方只要你爱它,它就是你的世界。——王尔德

等这次迷你旅行结束了,回到雷狮家后,雷狮没有道歉,安迷修也没有再提起这件事。这仿佛石子落入大海后激起的水花一样被人忽视——大海中任一浪花都比这显眼。安迷修想,他只要能留在他身边就好,这与他是否在意我没关系。雷狮和安迷修之间维持住了微妙的平衡,他们像是和以前一样。
就跟安迷修去面试那天一样,上帝总喜欢打破平静。在一天的晚上,雷狮兴冲冲地找安迷修看流星雨。他们在别墅的阁楼顶上等了两个多小时,流星雨才开始。安迷修的愿望是希望永远呆在雷狮身旁,自此他认识到自己喜欢雷狮他的愿望便一直如此。流星雨过后,两个人都没有急着回房间休息,而是就这样躺着楼顶上感受晚风的气息。突然雷狮问:“安迷修你许了什么愿?”安迷修侧过脸道:“雷狮你不会不知道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吧。”“知道,”雷狮顿了顿继续说:“可我想告诉你,所以先问你。”安迷修的心跳一下子加快了,问道:“那你的愿望是什么?”
雷狮沉默了,就在安迷修以为雷狮不会说了时他出声了:“我希望......你能离开。”“.....什么?”安迷修发出了连自己都想象不到的干涩声音。雷狮皱眉道:“你不觉得你自己很烦人吗?乏味又无趣,还整天絮絮叨叨。你认为你是以什么身份呆在这里的?”安迷修似乎受到了很大打击,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:“那你最开始为什么要让我来你家工作?厌烦了的话,为什么不辞退我呢?”
“还不是因为卡米尔,他说这样对你不好什么的......”雷狮后面的话安迷修已经听不见了,他觉得自己很可笑,幸好没有说出自己的愿望。

其实薄幸的人,更知晓爱的真相。——王尔德

安迷修并没有落泪,他只是轻轻笑笑说:“这样啊。”便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第二天,雷狮起床时安迷修已经离开了,曾属于安迷修的房间里已经空无一物。安迷修带走了自己带来的,留下了在雷狮那得到的。唯一真正属于安迷修的只有一张纸条——雷狮,你的愿望实现了。而雷狮看到这张纸条只是嗤笑了一声。
在那天以后,雷狮时不时能回想起安迷修那晚的笑。单薄且透明,像一阵清风,随时都会消散。可这是为什么呢?雷狮问自己。他是个被条条框框束缚住的人,而自己热爱自由,这是自己认为他乏味的主要原因。现在再想起他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。
时间久了,雷狮意识到自己也许是重视安迷修的。他如空气般无色无味却让人无法离开。雷狮很怀念安迷修,可他并不后悔那晚自己说过的话。雷狮不是一个留恋过去的人,他享受当下并追逐未来。

雷狮在三个月后见到了安迷修。他正与一个眉清目秀的女生谈笑风生,女孩脸庞上浅粉的红晕揭示出她对安迷修的好感。雷狮觉得这样的场景有些刺眼。雷狮与他们隔了几米。却好像两个世界。过了一会儿,安迷修也看到了雷狮,反应与那天晚上一样平淡——笑着与雷狮打了招呼,然后转身离去——与他离开的早上一样毫不留恋。
雷狮深深吸了几口气,他感到心脏被人攥住一样难受。他感到了心痛,可他并不后悔。

在几周后,和安迷修在一起的女生来找雷狮,她哭着问雷狮知不知道安迷修在哪儿,雷狮反问她:“你们不是情侣吗,你怎么不知道。”女孩摇摇头说道:“只是我单恋而已,他早就告诉我他有喜欢的人了,他在等他。只是我不想放弃,就请求让我陪他一起等他喜欢的人。”雷狮心中早已波涛汹涌,可面上不显继续问:“那你找我干什么?”女孩说:“自从我看到您的那一天,我就知道他喜欢的人是你,女人的直觉在这方面不会错的。”
听到这句话,雷狮再也绷不住脸上的漫不经心,问了女孩安迷修的地址就冲向了安迷修家。
安迷修家的门虚掩着,雷狮一把推开,里面的场景让他不知所措——满屋子的纸张、信件。随意打开一封信看看,雷狮发现是自己的字迹,但内容他完全没有印象——这是安迷修自己写的。雷狮打开了一封又一封信,全部都是自己的笔迹。

烫痛过的孩子仍然爱火。——王尔德

安迷修在没有雷狮的世界活不下去,于是他用写信给自己的方式自欺欺人地安慰自己。时间长了,安迷修就好像雷狮真给自己写信一般每天早晨查看邮箱——去拿自己前一天放进去的信。

雷狮翻着翻着看到了一串奇怪的代码,这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暗号。雷狮一字一句的解读着,内容是:我不会再触碰你直到我不再喜欢你。
雷狮第一次想重新踏足过去,他后悔了。



你会永远喜欢我。在你眼里,我代表着你没有胆量涉足的罪孽。——王尔德


【雷安】不再为神所爱的骑士

这是神的恶作剧的番外
有私设
安迷修的父母早在十三年前就去世了,友人也因为他是【罪】而厌弃他。现在唯一能接收他的遗物的人只剩下雷狮一人。
雷狮来到安迷修在h市的房子,看着他生前遗留的痕迹,感受着他的气息,眼前仿佛还有那个人的身影。良久,雷狮感到鼻子发酸,扯出苦涩的笑容。随意的翻看着,无意间雷狮手肘扫过桌子,一本老旧的书掉了下来。雷狮急忙捡起来,扫了扫封皮上粘着的灰。这是......安迷修的日记。打开来看、这是从高中时期开始记的:
9月3日 晴
今天是高中开学的第一天,希望和大家能打好关系。唯一令人不愉快的是与恶党分在了一个班。
9月14日 阴
今天认识了一位可爱的小姐,很开心。话说艾比小姐和她的弟弟关系真的很好,有点羡慕。
9月30日 晴
又看到恶党在上课时睡觉了。真是搞不明白,为什么他每天睡觉成绩也没有落下。
10月8日 雨
看到了校园欺凌,帮助了被欺凌的人但反被骂,不要多管闲事。在下做错了吗?
10月21日 多云
被可爱的小姐告白了!但是现在应以学业为重,在下拒绝了她。稍稍感到有点内疚......
11月19日 晴
昨晚睡太晚在课上睡着了,是不是应该谢谢恶党告诉了在下那道题的答案?
11月20日 阴
今天向雷狮道了谢,他竟然说在下是个傻子!果然恶党还是恶党。
12月9日 雪
下雪了,真的很美。可惜恶党生病不能出去看雪。
12月31日 晴
看到可爱的小姐向恶党告白了,恶党的态度真令人火大。
1月16日 雪
已经放假很长时间了,什么时候上学啊。一个人,有点孤单。
2月1日 多云
『生病了,总觉得今天看什么都不能平静下来。』
2月29日 雨
一定是被雨淋坏了,难得的周末居然有点想恶党。
3月17日 阴
考试结果下来了,恶党还是考的比自己高一点。
4月23日 晴
换座位了,老师为什么把我和恶党调成同桌呢?
5月3日 晴
不得不说雷狮的侧脸挺好看的,睫毛很长。
5月30日 雨
彩虹很美,希望太阳雨天天来。
6月19日 多云
恶党翘课被在下碰见了,和他打了一架。
7月20日 阴
马上又要放假了,不开心。
7月26日 晴
雷狮让我去他房子里玩,反正就在对面,玩的很开心。
8月2日 晴
雷狮最近几天一直来我家蹭饭,虽然有点烦,但不怎么讨厌。
8月19日 雨
『今天不知为什么心情很差,总觉得很烦躁。』
9月15日 晴
雷狮难得好好听讲,可喜可贺。
10月5日 雨
雷狮和一位小姐说话挨的很近,不太舒服。
10月30日 阴
今天我问了凯莉小姐什么是喜欢,在下可能喜欢上恶党了。
11月28日 多云
『又看到校园欺凌了,被人拉走没去帮忙。其实这样也不错?』
12月13日 晴
周末,和恶党打了一整天篮球,赢了。
2月1 日 雪
『自己最近好像很不对劲……』
3月25日 晴
恶党跟人说话为什么要贴那么近,啊,心跳跳得好快。
5月14日 雨
『被美工刀划伤了,血流的挺多。嗯……在下可能晕血,心跳加速了。』
7月22日 阴
感冒了,好难受。
7月23日 晴
感冒还是没好,不过雷狮帮我买了药。
9月11日 多云
『今天有点热,恶党说我今天很易怒。』
10月24日 多风
体育课上头发被吹乱了,恶党看到后笑了很久。
11月4日 晴
马上要填志愿了,警察当不了的话在下就当医生吧。
11月6日 雪
『果然自己很奇怪......一定没关系的,我是普通人。』
11月7日 雪
『好痛,想要干些什么.....是什么?』
11月10日 多云
骑士道什么的,在下(划掉)我做不到了吧。
11月11日 雨
去求雷狮帮忙他居然答应了!
11月19日 阴
如果我真的是【罪】,杀掉我的必须是雷狮。
7月16日 雨
『好痛苦,为什么非得是我呢?』
......
1月3日 多云
『不想杀人,不想。绝对....不想!』
9月17日 晴
今天看见雷狮了,不过他应该没有看见我。
2月15日 晴
『第一次人体解剖课,老师夸我很有天赋。』
......
雷狮一页一页往下看去,现在雷狮只觉的高中的自己就是个傻逼。为什么一点蛛丝马迹都看不出来!
......
6月17日 阴
『杀人了,(红褐色的斑点滴在纸上)』
7月2日 阴
『又来了,不要!』
8月7日 晴
为什么我会是这种东西.......
9月13日 多云
『去网上查了查,我自己好像是做不到的。』
11月3日 雨
『我上电视了。』
11月10日 晴
『雷狮,加油吧』
2月3日 晴
『可爱的小姐对不起,在下不想的。』
2月5日 晴
今天遇到了雷狮,很惊讶。『头发上好像沾到了,不明显吧。』雷狮吻了我,还说喜欢我.......很开心,我也喜欢他。
2月6日 多云
我配不上他。
8月10日 雨
又看到了雷狮,也许是命中注定......
9月1日 晴
『又这样做了』虽然很强壮但还是太轻敌了。嗯……为雷狮做了个小手术。最后送他去了医院。礼物他会喜欢吗……
9月2日 待定
雷狮我喜欢你,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.........真的很喜欢你(泪痕)
杀了我 杀了我 .......
雷狮,谢谢你。
落款:信仰骑士道的【罪】

雷狮靠在安迷修的床上,流了很过汗,有些虚脱的喘着气。



正篇的链接
http://ye375142.lofter.com/post/1f282c69_126cd0db

【雷安】神的恶作剧

双竹马设定 有私设
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人在出生时就被分成了三个类别。身上印有特殊纹章,为制裁而生的【罚】;无法抑制犯罪本能的【罪】;与寻常人无异的【凡】。这使得人类仿佛为三个物种一般。如果这世上真的有神存在的话,那这一定是神的恶作剧。

“喂,安迷修,你大学志愿填好了吗?”雷狮看着走在前面的安迷修出声问到。“欸?xxx医学院。”安迷修似乎是稍稍吃了一惊——恶党什么时候关心过这些了。“原来你还有带脑子的时候啊,傻子骑士。”雷狮发出了有些恶劣的笑声。“恶党,在下是信仰骑士道,但不代表在下没有常识。”安迷修咬牙说道。
要是他是【罚】的话应该会义无反顾的选择当警察吧。雷狮听到这句话后这么想着。
“雷狮,你呢?”快到家的时候安迷修问道,“什么?”雷狮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。“志愿。”“没想好。”丢下这句话,雷狮转身就进了家门。安迷修只觉得此时自己心理阴影无限大。他只好一边走进在对面的自己家一边催眠自己“不能跟智障计较……”。
那是他们临近高考的时候。
后来雷狮考上了警校,安迷修也考上了医学院。两个人因为住校的原因,再没有见过面。几年时间如细沙般从指尖流逝........

雷狮看着面前这份简单过头的报告有些头疼,那是这次死者的所有资料。之所以说是这次是因为a市发生了连续杀人案件,到现在一共有五起了。除了简单利落且统一化的杀人手法和必定会在留在现场的紫色“k”状水晶,警方无法在这五起案件中找到更多的相同点。
雷狮略微拽了拽有些紧的头巾,站起身来出了办公室。要是再坐下去他可就生锈了。就这样,雷狮假借出去调查的名义出去闲逛。
此时已是黄昏,初春微凉的风吹拂在雷狮身上,他享受地眯了眯眼。“雷狮?”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从身侧响起,雷狮愣了愣。转过身去,是安迷修。与几年前的他不同,现在他对着自己也露出了带有暖意的笑容——跟对着其他人一样的笑容。不知怎么,雷狮觉得内心深处在躁动着,仿佛在叫嚣着“不应该是这样!”
下意识“虚伪。”这样带着冰冷语气的语句从嘴里吐了出来。安迷修并没有表现出来多生气的样子,只是顿了顿说:“恶党你还是一样毒舌啊。”本来就有些躁动的雷狮更是感觉一拳打在了棉花上。啊,好火大。
“雷狮,最近工作还顺利吗?......”安迷修无视了雷狮对自己的态度,自顾自的说起来。“与你无关吧。”半响,雷狮才憋出这样一句话。“这样啊……”安迷修笑着说道。突然——安迷修一拳打了过来,大声道:“恶党,这就是几年不见你对在下的态度吗……唔!”话还没说完,雷狮立刻还了他一拳道:“你用那恶心的态度对着我,还想我对你什么态度啊!”
“欸?”安迷修一下子懵了,所以说这是因为他对恶党态度太好了?
“恶党……你不会是m吧。”
“滚......”
.......
“安迷修,你说‘k’是什么意思?”
“哈?”
“........对于在下来说应该是‘knight’。”
“骑士?呵。”雷狮讥笑一声,“我认为是‘killer’。杀人犯的话,我只能联想到这个。”
“市里的连续杀人案?”
“对。”
两人之间陷入了沉默,雷狮回头看向安迷修。此时安迷修正在低头思考着什么,本就浅色的发丝似是在夕阳的映照下笼上一层暖色的薄纱,显得原本清俊的容颜更加温润。
『想吻他........』雷狮为此刻自己的想法感到吃惊,为什么?原来,内心深处的躁动不安......雷狮把手按在心脏跳动的位置,是自己喜欢这个傻子吗?是因为不想自己在他眼里与他人无异吗?雷狮清楚,答案不能说是否定的。
那么.......
“雷狮,你突然问我‘k’是,唔.....”安迷修转过头来,话说一半就无法继续下去了——雷狮吻了他。这个吻并不像雷狮本人一样极具侵略意味,很温柔,好似在确认着什么。
“我喜欢你。”吻罢,这是雷狮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。安迷修愣了两三秒后,回了句“嗯。”没有确切的回复,也没有明确的拒绝。

雷狮早上是被一个电话吵醒的,“喂?”雷狮的语气很恶劣,带着明显的起床气。“老大,第六起杀人案件发生了!”打电话的是雷狮的下属佩利。听到这句话,雷狮一下清醒了,说道:“我马上就来,地址发给我。”
雷狮穿衣洗漱后看了眼手机上佩利法的短信,急匆匆地往案发现场赶去。一路上雷狮只觉地莫名眼熟,等到了案发现场后,雷狮才想起来这是安迷修走过来的方向。
案发现场与以往五起一样简单,没有留下一丝多余的线索。看着满地的血迹,不知怎么雷狮想到了昨天自己吻安迷修的场景。甩了甩头,雷狮试图让自己的注意力重新转移回案子上。
傍晚,忙了一天的雷狮一头栽倒在了公寓的床上。躺了一会,雷狮摸出手机开始翻看——他今天开了静音,有谁联系他他可是完全不知道。刚打开手机,就有一条短信发来:再见。发信人:安迷修。
雷狮一下子感觉有人从头上浇了一盆冷水下来,让他骨子里都感到了寒意。他急忙翻看今天的其他消息。
未接来电 安迷修(23)
安迷修:抱歉,雷狮。
安迷修:在下...我无法回应你。
安迷修:我要走了。
安迷修:去别的城市。
安迷修:放心,不是因为你的告白。
.......
安迷修:再见。
安迷修:.....我爱你。
雷狮不知道现在自己是什么感受,复杂而又激烈的情感在胸中激荡。心脏一阵阵的钝痛。整个身体好像失去了力量,四肢有些麻木。
傻子骑士,你的骑士道呢?哪有人会在离开前告白啊,这不就更让人放不下了吗!
从那天以后雷狮变了。并不是变得认真努力或颓废不前。他依然利用职权偷跑出来,依然爱啤酒烤串,依然会和卡米尔、帕洛斯、佩利几个去酒吧待到后半夜,依然是那个肆意张扬的雷狮。不过他第一次知道对某种事物的热情是可以无法退却的。
半年以后,雷狮从a市调到了h市工作。
而现在,他在追一名国际杀人犯。对方十分狡猾,使得多次进行追捕的警方空手而归。这次虽然锁定了他的具体位置,他却出卖合作伙伴将除雷狮以外的刑警牵制在了h、i市的交界处。
雷狮跟着犯人来到了一家废弃自来水厂。放轻脚步走进去,雷狮一直警惕着四周——对方是国际杀人犯,没有相当程度的实力他雷大爷都不信。他可不想在这里玩完了。
砰!枪声从雷狮身后响起,他瞬间感到左肩处灼人的伤痛。艹,还藏着枪。之前的报告里可从没提到这人用枪,只提到了他有极高的体术和善用淬了毒的匕首。他雷狮是狂但可不像安迷修那个傻子,要是知道对方佩了枪他绝不会单枪匹马地来追击。
砰砰砰!对方又连着开了三枪,幸运的是只擦过了雷狮衣角。雷狮尽力抑制住愈发粗重的呼吸声,凭着枪声响起的方位开了两枪。“呃!”雷狮听到被压低的男声。不难推测自己命中了。
雷狮试图转移自己的位置——既然自己可以听声辨位,那么对方又有什么不能。转移到承重柱后,为自己的左肩作了简单的止血包扎后。雷狮紧紧盯着自己原先的方位,等着对方动作。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。这仿佛一场耐力的比赛,每个人都等待着对方按捺不住的时候。半小时过去了,雷狮渐渐觉得不对,此时他能听到有脚步声向他靠近——不是那个犯人。雷狮如是判断。这个人的脚步声毫不掩饰,凭声音可以听出了体重大约在140左右。
“雷狮。”雷狮听到这句话后就感到身上一阵麻痹就失去了意识。朦胧之间,雷狮感到有人帮自己取出子弹,包扎伤口,嘴里好像还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。还有......吻了自己。那个人很温柔,让雷狮觉得温暖得如初升的太阳。

“雷狮,我求你,在下求你。上警校,好吗?”安迷修垂着头,靠在墙角上这么说着。那是他第一次对他示弱,虽不明理由。一直跟安迷修唱反调的自己竟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上答应了。
雷狮莫名梦到了填志愿当天的事。
待雷狮再次醒过来时,他已经在医院了。而卡米尔坐在旁边削着苹果。看了看手上插着的输液管,雷狮问卡米尔:“我怎么在这里的?犯人呢?”卡米尔回答道:“这里的护士说大哥你是由一个栗色头发的男人送来的,伤口已经做了完善的处理,现在只是失血过多而已。据检测,大哥你体内有类似强效麻醉的成分。犯人.....他,已经确认死亡了——是颈动脉受损造成的。杀人手法十分干净利落。”
雷狮听完这番话陷入了思考,犯人被杀了,而自己又被救了,是谁?无意间雷狮感觉手指触到了什么冰凉的东西,低头一看,自己脖颈上挂着一枚薄荷蓝的“p”状水晶。一瞬间,雷狮想到了。这枚水晶、这种杀人手法……是a市的连续杀人案件的杀人犯惯用的。那他为什么救我,还......吻了我。
一丝灵感一闪而过,雷狮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拼命回想着。

雷狮拖着虚弱的身体回到了公寓,他要验证自己的猜想。这一次,他由衷地希望自己猜错了。从电梯出来,雷狮骨瓷般白皙的脸孔变得更加苍白——安迷修站在他的房门前。
“我们进去谈谈好吗?”安迷修露出温和的笑容。雷狮顿了顿,掏钥匙开门。进门的一瞬间,雷狮感到冰冷的刀锋触到了自己柔软的脖颈。更让雷狮感到寒冷的是持刀者,安迷修。“不打算解释一下吗,杀了七个人的凶手先生?”雷狮骨节分明的手攥的很紧,苍白得能看到蓝色的血管。
安迷修摇摇头,轻描淡写地说:“没什么好解释的,我是【罪】而已。”
“现在你要杀了我吗?”
“你说呢?”
刀锋向雷狮逼近了一分,血丝染红了衣衫。
“我不会束手待毙的。”雷狮说着,利用【罚】对【罪】的压制反握住刀柄夺下刀刃将安迷修压在身下。
“我知道。”安迷修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切,左手早就摸出另一柄刀,手臂环住雷狮再次用刀锋抵在雷狮的颈动脉处。两人的动作像是情人的亲昵,却带着刻骨的冰凉。
“敢下手吗?”安迷修左手的刀又往前几公分,问道。同时头往右侧偏了偏,露出天鹅般的颈部。
“你在威胁我?”雷狮唇角勾起肆意的笑。安迷修没有回答,只是闭了眼,看起来圣洁而美丽。不过在雷狮眼里,这或许是一种挑衅。雷狮握着刀的手猛然捅向安迷修——然后骤然停止。
“你果然很恶劣啊,雷狮。想着骗在下杀了你什么的.....太过分了。”安迷修的声音听起来不太对劲——雷狮本来已经停住的刀被另一只手狠狠按了下去。雷狮愣住了。
“恶党,刀子都没摆对位置.......哈,让在下死都没个痛快的。”
“这下还有.....半个小时啊,我可是很怕痛的......”
雷狮呆呆地看着眼前被血染红的安迷修,似是不能理解为什么会这样。安迷修一如既往地笑着,絮絮叨叨地唠叨着。除去地上绽放的血花还有傻子骑士越来越微弱的气息,好像没有什么和高中时期不同.......
“对了,雷狮......我赢了。”知道安迷修说这句话,雷狮才反应过来,要把安迷修送去医院。
“别想了,我不会去......医院的。你也不想我再给自己.......来一刀吧。在下是医生.....下手绝对.....一刀致命。”安迷修像是开玩笑一样谈论着自己的生命。
“雷狮,听我说。我喜欢你,喜欢你。从高中起就......喜欢你。非常非常,喜欢。听到你说.....喜欢在下时,真的很高兴。可是.......太晚了。”安迷修像是才感到生命的流逝一般,透明的水珠从眼角落下。说到最后,安迷修的声音几近不可闻。
几分钟后,安迷修彻底失去了生命迹象。直到最后,都没有哭出声的雷狮紧紧抱住安迷修的躯体。喃喃道:“你才是最恶劣的啊……”语气中有掩饰不了的鼻音。




@D.One 
终于写完了,啊,文笔好渣。
还有一个番外,很多不太理解的地方会在番外里解释。

番外链接

http://ye375142.lofter.com/post/1f282c69_126d188e

NO.6 beyond文库版——作者后记(自翻)

最近把番外当成be的人实在很多,看到了这个让我一下子松了口气...

nazuno:


PS:结局是不确定的,未来是不确定的,仅希望别再认为作者有盖章BE过这两人,也没有写过这两人再也不见。作者想要写的是充满希望的故事,因此,即使过程艰辛,未来也一定充满希望!


必再相见。

透明文手小秘密

如此全面的概括......

泽言:

如遇:



1.向圈内大佬低头,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。












2.很喜欢红心蓝手,然而……啊……想想就行了。












3.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,麻麻!这里有个小天使!!








4.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。












5.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,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。












6.时常会自暴自弃,算了算了,溜了溜了,反正也没人看。












7.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!赞!了!












8.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,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,啊,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。












9.不停地写不停的写,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。












10.很想放弃,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!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!拉不到……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。












11.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,心理极其矛盾。












12.笔力撑不起脑洞,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……(苦闷.jpg)。












13.会来回的看评论,想说很多话,但是是个语废不知道说什么,担心会不会吓到小天使,最后很怂的发了颜表情。












14.有人催更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。












15.被叫大佬/太太超级惶恐,不,我不是!












16.被关注的太太也关注了,瑟瑟发抖到突然感觉不会写文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※欢迎大家补充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