求生欲

温度还在,心还在跳,你还活着

possessive12

自闭症雷x万人迷安
ooc有




安迷修在开完会后本想直接回家的,无奈女友要他陪她吃饭,抱着还可以给雷狮带点吃的的想法,安迷修没有拒绝。谁知道在饭店碰上了高中同学,安迷修在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就被灌醉了,等他意识到该回家时已经十点过了。与同学们告了别,他踉踉跄跄地走在路上,幸好女友早走了,不然自己这状态可无法送她回家,安迷修想。
回了家,房子里漆黑一团。诶,师父没回来吗?安迷修洗了把脸,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。对了,雷狮呢?“狮狮?”安迷修的声音在房子里回荡。莫非......睡着了?安迷修很少喝酒,这次喝醉让他的大脑完全混乱了起来,他仿佛还是当年的孩子,大声喊着儿童之间特有的肉麻叫法。
安迷修来到自己的房间,果然看到一个被子团。叹了口气,然后做出了和那时一样的动作——轻轻抱住了那个轮廓。

雷狮的睡眠质量一直不是很好,大概睡着两三个小时就会醒来。今天他醒来的时候,感到有什么东西紧贴着自己——是一个非常温暖的东西。
雷狮将头探出被子,看向自己感到温度的那个方向。
是安迷修。睡梦中的他摆出一副毫无防备的表情,纤长的睫毛在月光下映出一片阴影。雷狮苦涩的笑了笑,这些都不属于他。雷狮转过身面对安迷修,在他额上落下一枚轻吻,又揽入怀中。
小时候你让我任性了那么久,再多一会也没差吧。
雷狮闭上眼睛。

早晨安迷修是被闹铃吵醒的,他揉了揉眼睛,打算起床。“狮狮......?”安迷修看到身边的人喃喃道。突然他反应过来两人已经大学了,也不会在用这个称呼了。“雷狮,雷狮?起床了。”边喊安迷修边摇动着雷狮。
雷狮平时就没这么早起过,起床气瞬间犯了。反手将安迷修放在自己身上的手拍开就继续睡了。
嗯……现在才六点,是不是太早了呢?被拍开手的
安迷修陷入疑惑之中。

tbc

安哥为什么没有生气反而开始对自己的起床时间感到疑惑了呢?(笑)

求评论(应该是暗示

possessive11

自闭症雷x万人迷安
ooc有
感觉自己写的自闭症私设真多

接下来看单身狗雷被小情侣暴击



安迷修想要说些什么。
“咚咚咚”敲门声打断了安迷修开口说话的动作。安迷修透过猫眼看:是自己的女友。安迷修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开了门,又给两人介绍了对方。雷狮没有过激的反应,这让安迷修松了口气——果然那是小时候的事了。他揉了揉女孩发顶,笑着说:“你怎么来了?”女孩嗔怪地看了安迷修一眼说道:“今天学生会要开会啊。副会长你手机关机了,我只好来你家叫你了啊。”安迷修这才想起来,今天是一月一次的开会时间,同为学生会的女友也是这样认识的。他又掏出手机,的确没电了。
“抱歉啊,雷狮。你要住的话记得和家里人打好招呼,我现在必须出去一趟。”安迷修说着开始穿鞋。“几点回来?”雷狮点点头问。安迷修想了想“大概七点多。”
安迷修出门了。雷狮无聊得躺在沙发上看手机,边看边想着,安迷修的肢体动作还挺明显的,知道我要留宿后僵硬的身形,还有那个送了一口气的动作。看来看我日记本的是他没错了。
不知道为什么雷狮异常平静,明明自己喜欢安迷修这件事暴露给了本人。可他一点感情波动都没有,其原因他自己也很迷惑。或许自己的自闭症治疗也降低了感情波动?雷狮半开玩笑地想着。继续看手机也挺无聊的,要不出去吃饭?他打算起身,又放弃了——手机屏幕上显示已经六点五十了。等安迷修回来一起吃吧。


不知不觉间雷狮睡着了,梦里有安迷修,可他只是一个旁观者——因为安迷修的女友也在。雷狮只能看着两人牵手、拥抱、接吻......还有.......梦醒了。
雷狮起身看了看时间:9:42。安迷修还没有回来,他想给安迷修打个电话,打开通讯录才想起来安迷修手机没电了。
雷狮下楼从冰箱里随便吃了点东西,回到了安迷修的房间。盖上被子,这是他最近最早睡的一次。嗅着熟悉的气味,回想着刚刚的梦,原来自己感情波动那么小是因为意识到了安迷修有了喜欢的人。雷狮将头蒙进被子,蜷缩起来。
已经消失几年的感受再次淹没了他,像是自己逐渐沉入海底深处,而四肢却完全动不了。身处海底压抑感和窒息感包围了他。

知道了又怎么样,那个人跟自己已经没关系了。

tbc

啊啊啊啊,自己的雷总完全不霸道,ooc了肿么办


都没脸求评论了

possessive10

自闭症雷(半治愈)x万人迷安
ooc有


他们约了时间去取雷狮留在安迷修家的东西——这周周末,也就是两天后。
“师父......”在师父晚上散步回来后,安迷修对他说。“嗯?”师父示意安迷修继续说下去,“就是,嗯……我只是假设而已,就是有一天突然发现与自己分开多年的挚友喜欢自己,该怎么办?”安迷修努力直视着师父的脸,两只手将衣服拧出了褶皱。“嗯……如果对方现在还喜欢你,而你也喜欢他,那在一起不是很好吗?”“可如果你不知道你是否喜欢对方呢?”安迷修继续问下去。
“那就等等看怎么样,总有一天你会弄清楚的。”
等等看吗……这样对他可一点都不公平啊,如果他现在还喜欢自己的话,那他已经等了多长时间啊……

两天时间一转眼即逝,雷狮下午来到了安迷修家。摁了门铃,无人响应。没人吗……应该不会的,安迷修今天应该会等着我来才对。那么......睡着了?雷狮这么想着,拿出了钥匙——那是他还在这个家时得到的,如果安迷修家没换锁的话......打开了。他还真没换锁啊。
雷狮进屋后打量着屋内的家具摆设,和以前没有多大变化,安迷修和他师父都是怀旧的人。雷狮留下的东西很多,安迷修收拾好后就放在了客厅里,雷狮一眼就看着了。而安迷修本人也在沙发上睡着了。随手拿了把椅子坐在安迷修旁边,雷狮百无聊赖地翻起了以前的东西,大多都是日记本。他翻看着,突然他看到了手里日记本里原本没有的东西——浅色的发丝。他,看过了?雷狮猛地看向睡眠中的安迷修。好巧不巧,这个时候安迷修也醒了过来,看见眼前脸色并不是很好的雷狮,吓了一跳。
“你怎么进来的?”安迷修一下从沙发上窜了起来,“我有钥匙啊。”雷狮摇了摇手里的钥匙。安迷修和雷狮就这么沉默了几秒。“雷狮,你的东西我收拾好了。拿走吧。”安迷修说道。“别这么急着赶我走啊,好不容易来一次,让我再呆一会也没关系吧。”雷狮拿起茶几上的苹果咬了一口,完全没有把自己当客人的样子。“那你要待多久?”自从看了雷狮的日记后,安迷修稍稍有点不敢面对雷狮。
“嗯……到明天吧。”雷狮继续吃着他的苹果。“什么?”安迷修声音有点抖“我说我要待到明天。”雷狮似乎没有察觉安迷修动摇的心情。

tbc




最近狂赶作业就......好久没更了。
这章自己写的自己都不满意......哎

阿啊啊啊啊啊——冬爹的本子到了!开心。
米花糖也很好吃(这个人已经吃掉了)

悄悄@凛冬是段子手不是刽子手的季节 

【雷安】possessive9

自闭症雷x万人迷安
ooc有
我还是很垃圾



刚挂了电话,安迷修打算去整理一下雷狮留下的东西,然后还给他——毕竟当年他走得太急了,很多东西就这么留在安迷修家。
时间从下午到了晚上,安迷修看看手表,已经六点了。“没想到他的东西有这么多啊。”安迷修由衷地感叹道。正想擦擦额上的汗水,看了眼被灰尘染得发黑的手,安迷修只得去先洗个手。
洗完手后,安迷修也顺便洗了个脸。往收拾出的东西的方向瞄了一眼,雷狮留下的东西除了日常生活用品之外还有很多本子,写的是什么呢?
偷看别人东西不好,而且还是雷狮的、安迷修试图压抑住涌上心头的好奇心。可人本就是好奇心旺盛的动物,安迷修还是按耐不住翻开其中一本,原来是雷狮的日记本。按照时间来说是他离开不久前写的。
都是一些日常,安迷修还记得那时的雷狮有些沉默寡言,是个安静也不擅长表达自己的人,有时偶尔说出一两句话还是嘲讽自己的。现在看着他的日记,安迷修头一次知道雷狮其实是一个敏感且细腻的人。不过就算如此安迷修也想象不到雷狮趴在桌子上写日记的身影,嗯……有点不像他呢。
啊,到我上初中的时间了呢。安迷修的视线扫过每一行,渐渐他脸上的笑意消失了,转变为毫无血色的苍白,浅色的唇也被咬出了血。
这些事他完全不知道,甚至连想都没想过。他和雷狮的偶遇居然是因为雷狮每天都会去围着自己学校转.......看到最后安迷修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——雷狮喜欢我。多年前那个吻的记忆也逐渐被勾了出来,安迷修下意识摸了摸已被血色沾染的唇,隐隐约约安迷修感到唇上的灼烧感。
“雷狮.....”不知什么时候安迷修已经给雷狮打了电话过去,他的声音是意料之外的沙哑干涩。“嗯?.......安迷修?”雷狮的声音从手机传来,“是我,”安迷修清了清嗓子继续说,“你之前没有带走的东西我收拾了一下,要过来取吗?我家位置没变。”
“......”空气一下安静了下来,随后雷狮一句短促的“嗯。”结束了通话。只余下安迷修望着手机屏幕发呆......

tbc



求评论(请让我明示

【雷安】possessive8

自闭症雷x万人迷安
ooc有
安哥有女友预警!!!请注意防雷!!!



安迷修没有拒绝雷狮的邀请,等新生见面会彻底结束后两人就在学校附近的一家餐馆里坐下了。
随便点了几个菜,两个人就聊了起来。从分开时一直讲到了再次相遇,“雷狮,你在高一时是不是回到这个城市了一次啊?”安迷修抿了一口水。“是啊,对了,我好像还看到你了——在地铁上。”雷狮边吃着菜边回答了安迷修的问题。
“这样啊……”安迷修帮雷狮取掉了脸上的饭粒,“我也看到你了。”
不知为什么两人都没有继续谈下去,吃完饭后安迷修见到了雷狮现在的朋友。说是朋友也不准确,看起来更像他的小弟。“哟,雷狮老大,您在这儿吃饭啊,一会儿一起去网吧吗?”一名身材高大的金发男生笑着朝雷狮打招呼。“不去了,有事。”雷狮头都没回,“这位是......”个子稍矮小的银发男生拉住了看上去好像还要说什么的金发男生,看向了安迷修。
雷狮终于回头看了看两人,“我以前认识的人。”这么含糊的回答了一句就不再理他们。银发男生也就识趣地没有多问拉着旁边的人走了。“他们是.....?”安迷修问雷狮,“高中时期的同学,跟着我回了国。”雷狮抬眼看了看安迷修。吃完饭后两人互相交换了手机号就各自离开了,好像他们真的只是普通朋友分开后偶遇一样。
一顿饭后安迷修再次肯定了自己的想法——雷狮变了,不光是自闭症好转了,还有一些其他的变化。但具体什么变了,安迷修也说不出来。
“喂?迷修,你认识那个长得挺帅的新生吗?”娇俏的女声从手机中传来,“是啊,以前关系还挺好的,”安迷修对女友说——是的,他有女友,是大一时认识的,两人交往有半年了。“怎么,这么关注他?就不怕我吃醋啊。”安迷修开着玩笑说。“没有啦,就是很少看到你和别人出去吃饭啦。”女生特有的柔软的声音再次响起,“记得下次要介绍给我哦~就这样,挂了。”
“还真是不怕我吃醋啊。”安迷修露出带着几分宠溺的苦笑。

tbc


两个人的心理都很复杂啦,安哥是把雷总当作曾经的挚友来看待(他可能选择性忘记了雷总离开时的那个吻)

本文cp为雷安(肯定)

保证he啦

求评论(感觉已经不是暗示了

【雷安】possessive7

自闭症(几乎治愈)雷x万人迷安
ooc有




从那天哭过以后,安迷修梦到雷狮的次数就越来越少,上了大二后就没再梦见过了。雷狮也差不多该淡出我的生活了,安迷修是这么想的。可当你想忘记什么的时候,上天总不给你机会。
大一新生入学时安迷修被老师叫去帮忙,他看到了本人——在新生见面会上。这并不是像上一次的擦肩而过。雷狮站在演讲台上,作为新生代表发言。
深色的头发,精致的眉眼,这些都还留着几年前的痕迹。可带给人的感觉已经完全不同了——微微挑起的眉尾,肆意张扬的笑容,都给人一种天之骄子的感觉。与跟安迷修同吃同住的那个沉默寡言的少年判若两人。
安迷修的视线一直紧紧跟着雷狮,似是要找出自己在雷狮身上留下的痕迹。雷狮也看到了安迷修,向他微微招了招手。
啊,什么都没有剩下。安迷修在雷狮招手的一瞬间眸光暗淡下来——雷狮已经不是那个安迷修最熟悉的人了。
演讲结束了,雷狮下台往安迷修的方向走去。“真巧啊~安迷修学长。”最后几个字雷狮加了重音。“是啊,好久不见。”安迷修笑着说。
安迷修笑着时一定会眯起眼睛,给人带来他真的很开心的感觉。这次安迷修也是这样,雷狮却从其中汲取不到任何暖意。
“以后在学校再见吧。”安迷修摆了摆手打算离开却被雷狮拉住了。
“好久不见了,一起去吃个饭怎么样?”不是很熟悉的脸上挂着陌生的笑容。

tbc


感觉这一章写少了


求评论(暗示

【雷安】possessive6

自闭症雷x万人迷安
ooc有
那个放假的时间是我瞎编的......



安迷修并不擅长自我催眠,强忍着内心的酸楚回到了家。在冲进自己的房间后,安迷修第一次表现出了对雷狮离开的悲伤——他豪不顾忌形象的大哭出声。
安迷修对那双紫色的眸子看得并不模糊,
可安迷修不愿意承认,他宁愿对方不是雷狮。
一定不会是他的,一定不会。
如果是他,
不就代表我再也不被他所需要了……?
安迷修不想被雷狮漠视。

师父回到家时,从安迷修房里还能听到隐隐约约的哭声。师父没有进去安慰安迷修,只是静静站在门前。这个孩子太懂事了,懂事到为了不影响别人就不表现出自己的情绪。这是师父最担心安迷修的一点,这样下去,这孩子的心理一定会承受不了的。他能哭出来,反倒会好一点。

雷狮离开安迷修家后,回到了隔壁自己家。恰巧碰到了回来的父亲,父亲说国外对自闭症的治疗技术更先进,提出要雷狮跟他一起到国外去,雷狮答应了——他不想只能在远处看着安,他想与他并排前行。虽然现在对方也不一定再接受他了。
雷狮就这样去了国外,进行了相当长时间的治疗。虽然在某些小习惯上还能看出自闭症患者的影子,但现在的他已经几乎和正常人无异了。雷狮像正常人一样上了高中,甚至比一般人更优秀。
成绩优异,相貌出色,虽然性格有些恶劣,但怎么看都不像一个自闭症患者——这就是现在的雷狮。
国外高中放假的时间比国内要早,雷狮在开始放假后就回到了安迷修所在的城市。当然,雷狮没有选择回安迷修家,也没去他原本的家。
他在安迷修学校附近租了房子。
雷狮只想看看他。
安迷修每天的生活都差不多,早上一个人去上学,然后放学,吃午饭,再上学,放放学,回家。
与在国外上学的雷狮不同,安迷修身边总有人围着,而安迷修也总是微笑着与那些人说着些什么。有一瞬间,雷狮后悔离开了安迷修,至少以前的他还可以有和安迷修独处的时光。不过也就是一瞬间而已……
今天,雷狮碰到了安迷修——在电车上,虽然只是擦肩而过,但雷狮知道安迷修看见了自己。雷狮很快将自己的身形隐没在了人群中,他看到安迷修刹那间僵硬的身体,和似乎想回头却不知为什么没有这么做的样子。

这是什么意思。
连和我见一面都不愿意吗……

tbc



两人都误会了对方的举止



求评论(暗示?

【雷安】possessive5

自闭症雷x万人迷安
这章雷狮几乎没出现
ooc有


就算是他又能怎么样?


雷狮离开了安迷修家,在那个晚上。
安迷修不明白雷狮为什么要离开,就跟他不明白雷狮为什么要吻他、而他居然心跳加速了一样。同时师父也接到了电话——来自雷父的,他说雷狮不用再由这边照顾了。
当师父将这话转告给安迷修时,安迷修的样子显得很平静——他努力想演得风淡云轻。
接下来的生活似乎过得和往常一般无二,其中的不同只有安迷修知道。他会在做午饭时习惯做两人份,会在出门时向已经空无一人的房间道别,会在半夜因为感受不到对方的体温而醒来。
他早已习惯了在有雷狮的世界里生活。


“安班长,请问你今天是怎么了吗?”是一个短发的可爱女生,她在下课后找安迷修搭了话。“啊,在下没事的,只是有点累而已,你不用担心。”安迷修笑着摆了摆手。女生见安迷这样说,便没有再问。
接下来陆陆续续又有不少人问了安迷修。原来我在上课一不小心睡着是这么稀奇的事吗?安迷修不禁想道。其实安迷修上课睡着虽然罕见但也不至于这么受人关注,只是女生们找到了向思慕之人搭话的理由而已。
上了高中后,安迷修身上的稚气逐渐消失不见。清俊的容颜,修长的身形,与其他男生完全不同的绅士举止,都成了在女生心中的加分项。
一般来说受女生欢迎的男生在男生中间总是被孤立的,但安迷修不同。他永远都是笑着的,对待男生也十分友善,让人挑不出一点错,也无法让人讨厌他。
大概让其他人都感到遗憾的,就是从来没有人能接近他,也就没有一个人真正了解他。
雷狮......安迷修默念这个名字,就算过去了几年他依然梦到了雷狮。上课一不小心睡着也是因为被梦惊醒后再睡不着了。
放学后,安迷修独自走上地铁,在上去的一瞬间他好像看到一个有着紫色双眸的人下了车。
不,一定是错觉。
安迷修抑制住自己想要追上去的冲动。

他不会再进入我的世界了。
一定不是他。


tbc


昨天和同学出去了没有更(反正没人看

感觉自己无时不刻在ooc

【雷安雷】惊鸟

茶发青年紧紧握着手中的三根蜡烛,指节有些发白。许久后,他叹了口气点燃其中一根。隐秘的幽香弥漫开来,青年的眼神有些迷离。
次日早晨,一位黑发少年急急忙忙跑上山去,他有着人类罕见的紫眸。他家世世代代经营着妖界用品,昨日有一青年买了香烛——点燃后可以看见最思念的人,点燃三根就会致死。他忘记告诉对方最后一点。
希望他还没有点着,少年想着。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在意一个不相识的人。
山顶上,昨日依然在的阁楼早已消失,只余下一个石台。少年上前查看,上面有两个熟悉至极的字——雷狮,他的名字。
少年突然想起,那香烛在烧完后会形成使用者最思念人的名字。








段子
狐妖安和人类雷
大概是雷死后转生,而安不想打扰他这世生活......
还债 @箪栀☆  @中二病的AK 
有时间想全部写完(那个时候应该会大改特改)